首页 收藏回家路
站长推荐: 蓝导航 蓝色導航 绿色小导航 必备福利 不良研究所 色界吧 福利嫂
返回笔色阁
熟透的水蜜桃(5)

两个人从极乐的最高峰,一下降到零度,谁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刘满放下妈妈那只雪白润滑的大腿,妈妈松开刘满的腰,两只臂瘫伸在床上,香汗淋漓,娇喘不已……

“妈妈,你吃饱了吗?”刘满说着,两手捧着她红馥馥的脸蛋,轻轻的吻她的唇、眼睛和鼻子。

“不要脸的家伙,强奸自己的妈妈!看上天饶你才怪?”柳菲菲很快的拧了他一把,笑骂着说。

妈妈身子一动,刘满的鸡巴一下子滑出了她的小穴,水淋淋、滑腻腻的,柳菲菲取过卫生纸擦拭。

刘满洋洋自得,毫不理会柳菲菲的笑骂,眼睛眨了两眨,笑嘻嘻的接着说∶“妈妈,我厉不厉害?”

“厉害,比你爸爸当年还强!”妈妈用手推开刘满,水汪汪的眸子瞟了他一眼,说道。

“那我以后还能和妈妈干吗?”刘满问道。

“干什么?”柳菲菲故意问他。

“就是干妈妈的小穴……嘻嘻嘻嘻……”

“不要脸……”说完柳菲菲有点颠簸地站起身,走向浴室。

看着妈妈走进浴室,刘满呆在那儿,不知该作什么。妈妈探出头来,一脸娇笑地说:“小满……怎么还不进来呀……身上都是汗不想洗一洗吗?”

刘满兴奋地冲进了浴室,柳菲菲很明显的是要和刘满一起洗澡,身上一丝不挂,手上拿了条毛巾。刘满拿着毛巾走进浴池,坐在妈妈的对面。

“你帮我擦沐浴乳好吗?”柳菲菲说。

“好!当然好!”刘满将沐浴乳倒在手掌上,伸手由她颈子开始,后背、乳房、腰部、大腿……一路仔仔细细的擦了下来,最后来到了刘满最想擦(也是柳菲菲最希望被擦)的阴户。

刘满这时候擦得更仔细了,从两片大阴唇、小阴唇、阴蒂,最后将手指深入了阴道,刘满感觉柳菲菲的阴道紧紧地含着他的手指,显然刚才的快感还没完全消退,充血的秘肌,使得阴穴显得较紧。刘满调皮的抠了抠手指,柳菲菲立刻从尚未消退的快感中再度激昂起来。

“哼!喔~~~”

刘满见柳菲菲又再次高昂,更放心的玩弄着。刘满的指头上下左右胡乱的戳着,柳菲菲感觉到一种阴茎所无法产生的乐趣。阴茎再厉害,它终究是直的,不如手指般可以勾来绕去、曲直如意。

刘满玩弄了一阵后,开始细细寻找传说中的G点,他很有耐心的一点一点的试着。终于,他找到了!他发现,在阴道约两指节深的上方,有一小块地方,每次他一刺激这里,柳菲菲就是一阵哆嗦,肉穴也随之一紧。他开始将攻击火力集中,一次又一次的攻击着这一个最最敏感、最最隐密的G点。

“嗯!啊!啊!啊!……”柳菲菲随着刘满的手指的每一次攻击,一阵阵的嘶喊着,身体也渐渐瘫软在浴池边的地板上,随着刘满一次次的攻击,一次次的抽搐。

刘满只觉得手指被肉穴愈束愈紧,最后实在是紧得无法再动了,只好不甘愿的抽了出来,转而欣赏柳菲菲陷入半昏迷状态的骄态。肉穴外的阴唇还在一下下的随着每一次的抽搐而一开一合,刘满笑道:“原来妈妈的肉穴还会说话呢!嘻嘻!”

“坏孩子,就会占妈妈的便宜。”

柳菲菲在经历了这连续的高潮后,决定给儿子一次特别的服务。

“小满~~”

“嗯?”

“妈妈还有一个地方你没擦到啦!你要帮我擦一擦啦!”

刘满不解了,明明全身都擦过了,甚至肉穴也不例外,哪还有地方没擦呢?

“有吗?”

“有啊!”

“喔!是哪里呢?”刘满一脸疑惑的问。

“是这里啦!”柳菲菲说着,便拉着刘满的手移到了两臀之间的洞口。

“咦!刚才不是擦过了吗?”刘满更煳涂了。

“是里面啦!”柳菲菲笑着说。

“喔~~”刘满恍然大悟的喔了一声。

刘满很快的将手沾满了沐浴乳,在洞口擦来擦去,正犹豫着是否真的插进去时,妈妈手伸过来一压,刘满的食指立刻没入洞中。虽然,刘满的手指都是沐浴乳,不过刘满仍小心的、慢慢的、试探性的抽插了几下,确定柳菲菲的脸上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后,才放心的加快动作。

滑腻的指头在洞口顺利的进进出出,令刘满感到非常新奇,刘满觉得这个洞口好紧。

“这样你一定不满意吧?”

刘满用力的点点头,心想:‘妈妈又有花样了!’暗自偷笑着。

“那就用你的那个帮妈妈洗一洗里面吧!”

“哪个啊?”刘满一时转不过来问道。

“那个啊!”柳菲菲用手用力捏了一下刘满的鸡巴。

“哇!”刘满一下跳了起来,眼泪差点掉了下来。

柳菲菲看儿子的窘样子,阴茎上有五道红红的指痕,也觉得抱歉,靠过去用嘴巴疼惜的开始吸刘满的小弟弟。刘满其实只感到一下子的疼痛,倒是随之而来的火热感有些难受。

在柳菲菲小心而温柔的舌功抚慰下,他便迫不及待的要试一试后洞的滋味。柳菲菲细心的帮刘满的小弟弟涂了一层沐浴乳,转过身,趴下去,把屁股翘起,等待刘满插入。

刘满知道,自己的阳具可比手指粗得多了,因此只在洞口慢慢的试着插了几次,终于,龟头滑进去了!刘满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新奇。洞口的肉,像一道紧身箍一般,紧紧的夹裹着肉柱,随着愈插入愈往后移动的束着阴茎。一直到整根插入,那一道箍也束着阴茎的根部了。

刘满再缓缓的退出来,那一道箍也缓缓往前移,一直到了伞的边缘,那一道箍恰巧扣着那一道沟,不让它退出去。

“哈!妙呀!”刘满赞叹道。

刘满继续退着,蹦的一下,巨伞突破了这道箍的束缚,退了出来。刘满迅速的再次插入,再退出,插入、退出……

在刘满做了一阵活塞运动后,柳菲菲的臀洞渐渐地松开来,刘满也愈来愈容易抽送他的巨枪,每一次的抽送都会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似乎在为他们的快乐交响曲伴奏着。

刘满把手绕过去,从前方再度伸入柳菲菲的娇穴里,手掌的角度实在太刚好了,手指插入后,只要轻轻的向内抠,便可以触碰到刚刚才发现的G点;如果向外挺,则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小弟弟在柳菲菲的体内的运动,由两方夹攻肉穴,更可以给龟头更大的刺激。

柳菲菲又再次陷入第N次的高潮,淫液直流,阴道一阵一阵的收缩,把刘满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往外挤。收缩的力道是如此的强劲,甚至在后洞的阴茎都感觉到了,刘满终于也到了极限,爆发在柳菲菲体内深处、深处……

刘满和柳菲菲喘息着都瘫在地板上,硬胀的阴茎慢慢消退后,由洞口滑了出来,而射在柳菲菲深处的精液也随着流出来,洞口似乎仍是意犹未尽的张开着,期待着与阴茎的再次约会。

“这下洗得够干净了吧?”

“嗯!”柳菲菲满足的回答。

刘满扶起柳菲菲,一起进入浴池,真正好好的、彻底的洗澡……

没有了爱的语言,所有的文字都是乏味的。


下一篇:人妻的圈套
上一篇:熟透的水蜜桃(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