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收藏回家路
站长推荐: 蓝导航 蓝色導航 绿色小导航 必备福利 不良研究所 色界吧 福利嫂
返回笔色阁
熟透的水蜜桃(3)

刘满含着乳房的嘴退吐到峰顶,用牙齿扣住了妈妈那粒透亮的红葡萄,就开始咬了起来。每咬一下,柳菲菲就颤抖一阵,双股扭动,玉门一阵开合,桃源洞里就冒出一股子白浆来。肩膀前后摇摆,口中不住发出“喔……喔……”的呻吟声。

刘满见妈妈下身扭得利害,刘满以中指插进妈妈的小穴里去试探了下子,已经是汪洋一片了,故意说:“妈妈,你怎么尿尿了?”

“嗯……喔……嗯……哎……死小子,你敢这样欺负妈妈。”柳菲菲呻吟。

“妈妈尿了我一手都是,还说我欺负你。”刘满边说边用手再顺着水源前进探入潭底,跳跃着的子宫门口在一伸一缩的乱蹦乱跳,碰到他的中指时就如婴儿的小嘴一般,一口咬住不放,他的中指在潭底跟它们缠斗起来,如上演《周处海底斩蛟》一样,互不相让地缠斗不休。

柳菲菲忍不住大声叫起来:“啊……啊……快……快把你的手拿出来,你越来越不像话了。”

“妈妈你的小穴把我的手咬住了,我拿不出来。”刘满说话时手可没闲着,他的拇食二指虽在外面,也采取了行动,捏住了妈妈那最敏感的阴核。那阴核已经充血,坚硬的挺立着,经他两指一捏,她浑身的浪肉都不住的在跳动,捏得越快,颤得越厉害。

洞底是演的《周处斩蛟》,洞外演的《二龙戏珠》,他的嘴仍吸着乳房。这一来别说是久旷的柳菲菲,就是再骚荡的女人也保险死去活来叫娘叫爹了。

“嗳呀……哦……死小满,你怎么能这样弄妈妈的小穴,啊……好痒啊。”柳菲菲忍不住浪叫起来,大腿把刘满的手夹的紧紧的,不一回儿又泄出了阴精。

刘满撤回手,把湿漉漉的手对着妈妈那红得发亮的脸蛋,故意问着∶“妈妈你看,你尿了我一手怎么办?妈妈这么大的人了,还随地大小便。”

柳菲菲娇艳无比的白了他一眼说:“死小子,那不是尿啦!”

“那是什么?”边说边把手放到鼻子边嗅一嗅:“哇!好骚……好骚!肯定是尿。”

“你……你……我不和你说了,你好坏!”说完柳菲菲挣脱了儿子的手,双手掩面转身作势要走。

刘满见状,哈哈大笑,跨上一步,勐的把妈妈抱了起来,往她房里走去,边走边吻着她美艳的小红唇。柳菲菲缩在儿子的胸前,任由他摆布,口中娇哼道∶“坏小子,你想干什么……放开我……求求您……放开……我……喔……”

刘满把她抱进房中,放在床上,她是又害怕、又想要,刺激和紧张冲击着她全身的细胞,她心中多么想儿子的大鸡巴插入她那久未接受甘露滋润、将要干涸的小肥穴里面去滋润它,可是她又害怕母子通奸是伤风败俗的乱伦行为,若被人发觉如何是好?但是小穴实在酸痒难忍,需要有条大鸡巴插插她一顿,使她发泄掉心中如火的欲火才行。管他乱伦不乱伦,不然自己真会被欲火烧死,那才冤枉生在这个世界上呢!反正是你做丈夫的不能满足我在先,也怨不得我做妻子的不贞在后。

她想通后,就任由刘满把她衣物脱个精光,痛快要紧呀!

刘满像个饥渴的孩子,一边抓住妈妈的大奶子,在奶子上摸揉、左右的摆动着,跪到床上,双手扳着妈妈的香肩翻转过来,刘满低低的对她说∶“好妈妈,让小满看看你的玉体小穴。”

“不要嘛,妈妈怕!”

“怕什么?难道还怕我吃了你吗?”

“就是怕你会吃了我……”妈妈的星眼一白,风骚的道。

“嘻嘻嘻,妈妈你放心啦!我只是看一看,不会吃的。”刘满送给她一个热吻。

看着妈妈一对直生生的奶子,紧依着妈妈的唿吸,颤抖抖的如雨海洋里的万顷波浪,刘满喜极,伏身低头,用口含着那一粒小的肉球,不住的以舌尖舐她!

柳菲菲被吸舐的混身乱颤,叫道∶“小满呀!我的好儿子,不要再舐了,妈妈痒得厉害。”

“把小穴给我看,我就不舔。”

柳菲菲那富有弹性的乳房上两颗有如葡萄的乳头被舔得硬如花生似的,她只好说:“你……你……哦……好……好,给你看,你这坏东西看归看,可不能乱来!”

刘满听见妈妈答应了,欣喜若狂,他的手顺着妈妈那修长的大腿抚摸上去。此时他下部那根勃起的棒似乎憋得难过欲冲破裤子跳出来似的,他迫不及待的解开妈妈的裙子,紧裹着她浑圆的屁股和布满芳草的地方,两边高高的,中间有一道小溪。妈妈的三角裤已湿透了,紧紧的贴在阴户上,那早已充血膨胀如馒头般大小的阴户清晰可见,在阴毛下若隐若现的细缝中正不断地流出淫水。

刘满哪能再按欲火,急急的褪下她已被湿透的三角裤,接着他就把手放在阴毛上轻轻揉着。在儿子不断的揉弄之下,她的阴户发热,两片阴唇不时的抖着,同时紧紧挟住双腿,不住的蠕动。

刘满故意把妈妈的双腿分开,用食指伸进肉穴由下往上挑动,当手指触到小阴唇时,她如同受到电击一样娇躯不停的颠抖,把头别了开去,嘴里叫着:“嗯……啊……小满……你不能这样,快把拿出来,啊……不能用手……啊……”她阴户里的淫水禁不住的流出来,把刘满的手又淋湿了。

她的淫欲快速上升,纤腰扭摆,心跳加速,小穴内奇痒无比,不断的流出淫水来。刘满说:“妈妈,你的淫水真多呀!”

“好儿子,别这样,我是***妈呀!快把手拿开。”

这时刘满把头伸到妈妈大腿间,清楚地看见妈妈三角形草原在闪亮着,两片饱满的贝肉密密地闭合着,他说:“真像熟透的水蜜桃,引人流口水。”

“你又想吃妈妈的蜜桃是不是?”柳菲菲故意挺起整只宝蛤问道。

“妈妈肯让我吃吗?”

“不行!你这小色鬼,刚才你还说不会吃妈妈的。”

“我只舔一舔,还不行吗?”刘满不由分说就钻进妈妈那温暖的大腿中间,鼻尖顶住妈妈的宝蛤,伸长舌头在三角形草原下舔着。他的舌头在她的肛门附近不停地舔舐,将她肛门附近舔干净,又把舌头伸进她的肛门,不停地舔着;接着是尿道,最后才是阴道,他挺起舌头,像阴茎一样插进她的阴道左右转动,舌尖感觉她的阴道内壁在抽搐,留在外面的则和她的阴核缠斗起来。

她的阴核不断地涨大,性欲也高涨起来,高升的欲火使她禁不住发出淫荡的呻吟,刘满每吸吮一下,她就呻吟一声。刘满不停地用力含住妈妈的阴蒂吸吮,柳菲菲就连续地尖锐地叫唿:“哦……嗯……啧……怎么……哎唷……你怎么一点都不听妈妈的话,这么坏……哎唷!”

她全身绷得紧紧的,双手用力抓住儿子的头发,将儿子的嘴紧紧地按在她的蟾蜍上,然后颤抖了一阵,终于又冒出了一大泡污水。刘满闻到了这股臊腥的异味,就像猫嗅到鱼腥一样,张口全舔得点滴不剩,然后说∶“好甜!”

妈妈手指在自己的粉面上划划,说∶“秽死啦!”

“秽什么?妈妈的淫水香最甜!”

“妈妈的淫水真的很香甜?”

“让我再尝尝!”刘满趴在妈妈的大腿之间,两手掰开阴唇,舌尖对准阴唇顶的那粒阴核舐咂不住,嘴里哼哼的,如老牛喘气!

妈妈哪经得如此的逗弄,淫心大动,屁股不断的在左右揉搓,两只雪白的大腿夹住刘满的头,呜咂有声,没口的浪叫∶“小满……妈的好儿子,别舔了……妈那洞里面痒死了!”

柳菲菲的淫水真多,流了刘满一嘴一鼻子!刘满看见妈妈的骚态,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来对柳菲菲说道:“妈妈,看一下我的大鸡巴!”

柳菲菲正闭目享受着被模揉、舐吮的快感,闻言张开眼睛一看,立刻大吃一惊!这时刘满的鸡巴也正涨得厉害,红赤赤的龟头,通明发亮,一挺一挺的,少说也有一尺来长,那马眼蛙口之中,含着一滴透明的液体。

刘满抬身份开柳菲菲的大腿,自己蹲着身子,望着她那肥沃沃的妖娆小穴,“嘻嘻,真好!妈妈你看,我的鸡巴涨得这么大怎么办?”刘满挺着大鸡巴,笑嘻嘻的说。

“哎唷……小满……你快把裤子穿上……丑死了!”柳菲菲边说边盯着儿子的大鸡巴,她没有想到他的阴茎会如此粗大,恨不得马上能将它塞进自己的小穴里。

“妈妈,女人只要鸡巴大,丑又何妨。好妈妈,让我的鸡巴放在你小穴上面吧!就让它们也KISS一下,我保证不插进去好不好?你要不答应,我又用手弄你的小穴了。”说完,刘满又把手插入妈妈的小穴里。

她两腿一夹,本想阻挡刘满的行动,但刘满已经展开手指上的功夫,一阵子轻按、一阵子轻搅、一阵子揽合、一阵子挖扣……

“小满……不要那样……我的心好慌……”柳菲菲实在忍受不住,她屁股一阵子闪摆揉搓,小穴像鲤鱼戏水一样吮着他的手指,并不住收缩、蠕动。

“嘻嘻!好妈妈,让我的鸡巴亲亲你小穴吧!”刘满欲火功心啦……

柳菲菲娇羞的抽动一下身体,微闭星目,算是给了他回答。

刘满抽出手指,手指上黏煳煳、滑熘熘的,他也不擦拭,只是伸出舌头在上而舐吮,嘴里不住的呓语∶“妈妈,你的豆子好香,好甜……”

刘满看看吮舐干净,才一手握住自己的鸡巴,竖起来看看那怒睁的马眼,来回的抖了两下,对准柳菲菲的小穴,慢慢的逗弄起来。小满将宝贝在妈妈穴口徘徊游走,时而磨搓阴蒂、时而撩拨蚌唇、时而蜻蜓点水似的浅刺穴口。

柳菲菲被小满挑逗得春心荡漾,从她半开半闭、如痴如醉的眼神及朱唇半开的浊重喘息声中,可看出她的销魂难耐的模样。小满渐可感觉到她幽洞已淫水泌泌、润滑异常。在她难耐之际,她不自主地将双股挺凑了上来,小满则故意将玉茎游滑开来,不让她如愿。

“不……不来了……你有意逗妈妈……”

小满被她这种娇羞意态逗得心痒痒的说:“妈妈,我说不插你的小穴就是不插,你怎么奖励我?”
下一篇:熟透的水蜜桃(4)
上一篇:熟透的水蜜桃(2)